這條道路上,腐敗是必須必然必要的。


在燃油稅徵收,政府經過計算和算計,保證自己不會吃虧之後,養路費終於被取消了。作為一個上海的車主,我以為每年三千元的養路費不用交了,結果朋友告訴我,不是的,養路費是每個月一百元,也就是一千兩百元,其餘的一千八百元是道路建設貸款費。

這個道路建設貸款類似費用在天津和重慶也都有,而這三個城市都是直轄市。當然,我們是不能用各種法律法規去解決和解釋這樣的問題的,因為法律不是為政府制定的,而國情,和諧等藉口也是優先於法律的。很多天津上海等地的車主很激動,這個問題我以前想過,但是我想明白了,因為我國的國情中,代表是不需要被代表者同意的,所以這次我也代表政府,決定含淚勸勸大家。

在這裏要給小朋友們普及一些簡單的道理,我們這個政府的行政成本是非常高的,為什麼高呢,因為貪污腐敗問題嚴重,貪污和腐敗能解決嗎?能的,但是我們不能解決它,因為任何的政權都是希望自己是穩固的。所以,只要你入黨,走上仕途,只要你路線正確,你是必須要得到一些老百姓得不到的利益和好處的,萬一你不貪污,最少你是可以吃喝玩樂的,這些人的手中掌握了權利和國家資源,只要這些人不發生內部瓦解,這個政權就在相當長的時間裏是穩定的。而你平民自然是沒有這些好處的,我們只擁有只會提出諸如“世博會期間建議將無人售票改為有人售票”這樣的提案並且進行象徵性投票的人民代表。所以,我們每年肯定要花很多錢在腐敗方面。那為什麼要反腐敗呢?有三個原因,第一是讓平民的心裏舒坦,有個意可以淫,第二是有些人的確誇張了,都給你貪光了別人貪什麼去。第三是大部分官員都存在或多或少的腐敗行為,所以反腐敗是剷除異己的一個好方法。

正因為如此,所以我個人很少去寫反腐敗的文章,因為其實是我們自己,或者是我們的祖輩們選擇了這條道路,這條道路上,腐敗是必須必然必要的。我個人的願望只是這個社會相對公平公正,安居樂業,自由寬容,沒有人因言論獲罪,沒有人因立場遭難。

我們回到道路通行費上面,一切都是因為行政成本高,行政機關需要錢。雖然收取買路錢一直是土匪的做法,但人家又沒對你說過人家不是土匪。可能有些人要說,你不交買路錢,國家的公路橋樑什麼的怎麼造啊,這是不成立的,我們國家的稅收是很高的,和道路相關的汽車車價中也至少包含了百分之五十到一百多的各類稅,這些基礎設施的建設當然不應該再另外收費,作為一個國家,作為一個政府,修點路是最基本的職責和國德。很多車主覺得,都交了大頭了,不能再收過路錢了。這就好比嫖娼只收你小姐的錢,不會再收你床位費,這是合理的。但問題是人家把床承包出去了。

外地都是在國道上砍一截砍一截那麼收費的,直轄市不能在高價和環線上砍一截,但又不甘心收不到錢,所以,就有了直轄市獨創的每年交一次的通行費。直轄市的朋友不用眼紅其他地方每年都要交道路建設費的,人家只是把每年該付的在收費站分期付款了而已,而外地的朋友也不用眼紅直轄市裏沒什麼收費站,人家只是一年一交而已。沒什麼區別的,一個是包二奶,一個是天天嫖,總價差不多的。

這樣一想,大家應該都通了。雖然車主們多麼希望那些買路錢們可以被取消掉,甚至希望中央判定地方的做法不合法的,理當取消,甚至鼓吹說,某些地方政府公然違反中央規定,藐視中央的政策,挑釁中央權威,你明顯也是天真了,你以為你這樣挑撥離間能成功麼?這些費屬於地方財政,而汽車上徵收的稅歸中央財政,到時候地方錢不夠,開口不還是問中央要,中央還不是問你們要,這就好比你去KTV,包廂費兩千,小姐小費五百,你覺得小姐貴了,你強烈抗議,結果小姐免費了,包廂費就成兩千五百了,只是改成KTV直接發小姐小費了。

  所以,我覺得,車主應該想明白一點,此橋是你修,此路是你造,要想從此過,還得留下買路錢,這是社會主義初期階段發展中必須的。社會需要和諧,財政需要收入,你就乖乖交錢,否則你小心政府在農民工群體裏搞一個投票,說你的小汽車該不該沒收充公,之後全票通過,然後說你的車被民意沒收了。汽車雖然貴,但好歹你擁有產權,汽油雖然差,但好歹的確是汽油,能讓你發動,路雖然破,但好歹落差都在一米以內,收費站雖然多,但好歹兩個收費站之間的距離比你的車要長點,通行費雖然高,但好歹交了錢還真的能通行了,所以,車主們就知足吧,別鬧了,你弄掉一個費,多出一個稅,多累。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韓寒 的頭像
韓寒

我是韓寒

韓寒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