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人擔憂,山寨文化普及以後,中國將徹底淪為一個山寨大國。我認為,這樣的擔憂是沒有必要的,因為我們就是一個山寨大國,可以說,沒有山寨就沒有新中國。


前幾天有記者問我,你對山寨文化怎麼看,有人想要對山寨文化立法。因為我不知道別人的具體意思,所以我不好說,我只能說一說對於山寨的看法。

我認為,其實只要將山寨和盜版區分開來,這事情就解決了。比如我出版一本書,有人做了一個一模一樣的,就是盜版,有人隨便起了一個書名,然後套上我的名字,就是侵權,當然,除非他媽當時就是這麼給他起名字的,但是如果叫“我的國”“兩座城池”,那就沒問題,也算是一種山寨,我個人是完全不介意的。

有人擔憂,山寨文化普及以後,中國將徹底淪為一個山寨大國。

我認為,這樣的擔憂是沒有必要的,因為我們就是一個山寨大國,對山寨下手就是一種過河拆橋。

任何經濟文化政治的起步,都是從山寨開始的,忘記山寨就是忘本。政協委員本身就是山寨的產物,他們是山寨版本的議員,而且是非常山寨。我們的國家建國初期就是山寨蘇聯,我們以前的××思想,就是山寨的××思想,我們的××理論就是山寨的××理論,我們的×××,也是從山寨X起家的,可以說,沒有山寨就沒有新中國。

山寨是歷史發展的必經過程,山寨可以建立新文化,但靠山寨做到有前途就比較困難。於是,我們有了××特色的××××,有了××××,我們慢慢脫離山寨,當一個東西開始脫離山寨的時候,有人肯定會跟上,比如現在的朝鮮就是以前我們的山寨版本。

立法是一個漫長的過程,對盜版和知識版權的保護立法是必要的,但是我們在這方面做的很差,而山寨只是一個新鮮而已,也許就是一個流行詞,等你的法律法規出來了,說不定沒人再願意提起這兩個字了,因為已經過時了,等到大家賺的錢多了,日子過的更好了,山寨產品自然就過去了,而山寨文化更是娛樂了。

可能某些官員看到這樣的文章會覺得不爽,我們本來挺高尚的,還在正兒八經研究這個山寨,是老革命遇見新問題,怎麼突然一下子我們自己都變成山寨了呢?究竟什麼是山寨呢?究竟要不要封殺山寨呢?

其實很好理解的,你的老婆就是壓寨夫人,你的二奶就是山寨夫人,你說怎麼辦。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韓寒 的頭像
韓寒

我是韓寒

韓寒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