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者在電視節目裡表示不喜歡某作家的文筆,讀不下去某作家的書已經是濫用了自由,大家可要以我為鑒,你就那麼點自由,別濫用。

自由有限,禁止濫用。


首先,是請您欣賞某詩人和時評員的文章:

《瞧不起文學大師瞧得起徐靜蕾》

韓寒最大的「亮點」莫過於新浪網博客亞軍的雅稱!寫作本文是筆者拜讀其博客的唯一理由,之前作家韓東批評韓寒走的是野路子、完全非文學、缺乏對寫作的誠意,讀後發現此言不假。其中有一篇譏諷山東作協副主席王兆山《江城子》的文章,僅僅一個標題:幸虧沒入作協。言外之意是瞧不起作協及王兆山,仿佛作協是藏汙納垢之地,王兆山是水貨作家。殊不知其「幸虧所入的新浪博客」,卻讓一個玩不好文學的演員徐靜蕾坐上了博客王的寶座,自己卻甘居其後。如果博客王是余秋雨或余光中,韓寒他倒還可以炫耀一把,可偏偏不是。甘居徐靜蕾之後可從未聽其「炮轟」過徐靜蕾文筆很差,現在,卻「炮轟」老舍、巴金、冰心等文學泰斗的文章完全沒法看。可見韓寒瞧得起的人只有徐靜蕾,即使是老舍、冰心等公認的文學名家他也不放在眼裡,更不用說王兆山了。

這篇在邏輯上很有創新的文章是在某網站的新聞評論上看見的,標題是《韓寒瞧不起文學大師瞧得起徐靜蕾》,把我騙進去點擊了。

我身邊也有小朋友問,哥哥最近又說什麼了?
小朋友沒有讀過三位老人的東西,我就跟他這麼解釋來著:你看,新中國的文壇和流行音樂一樣,有四大天王,老舍就好比是張學友,茅盾好比郭富城,巴金好比劉德華,冰心好比黎明。我覺得除了張學友唱的還行以外,其他人都一般,黎明的唱功最差。就這事兒。小朋友覺得沒有什麼可以討論的,就跑了。其實把一些神化的符號弄通俗點,就是這樣的。但最對不住的是陳丹青先生,因為我看到了一個網友留言:「不瞭解你要評價的人,你就沒有發言權,你和陳丹青根本就沒有把這些大師的作品看完,你們就根本不瞭解他們,你就沒有資格去批評他們。你們兩個人就是兩個80後腦殘……」還有留言說:「雖然說要言論自由,但是我覺得最近的言論有點太自由了,自由得有點可怕。居然有人可以隨便對大師表示不敬。」

關於自由,燕趙都市報還有讓人叫絕的肖先生的文章,認為我和陳丹青「攻擊人」,有違法之嫌一說,因為我們已經侵犯了別人的公民權,而且「濫用自由」。我第一次聽見「濫用自由」一說,原來在我國,一個讀者在電視節目裡表示不喜歡某作家的文筆,讀不下去某作家的書已經是濫用了自由,大家可要以我為鑒,你就那麼點自由,別濫用。

 「我不同意你的觀點,但你有說話的自由」,這放在學術討論上,應該照常實用。但是韓寒如此「炮轟」文學大家,不得不讓人思考,這個自由也不是無限的,電視是宣傳為主,以這個宣傳為主,不是學術討論為主的電視,來說某個人怎麼怎麼不好,恐怕已經超出了學術討論的範疇,有侵犯公民權利和濫用自由之嫌。

 做個讀者真難。大家拿起一本書千萬記住,你是沒有權利讀不下去的,萬一你真沒讀下去,你是萬萬不能說的,尤其是面對大師,因為你不光人格淪喪了,你還可能違法犯罪了。據說法律面前是人人平等的,在我身上適用的,在你們身上也肯定適用。但是,這位時評家只想到了侵犯公民權益,最後,最狠的登場了,他也覺得,現在的言論太自由了,居然可以不喜歡大師,暗示我不讀冰心是顛覆社會體制,已經犯下顛覆國家罪,對我封殺事小,槍斃才是王道:

國家對網路和韓寒這樣的人監管太鬆,就應該儘早地封殺,讓他們醜惡的言論爛在肚子裏,永遠不能見諸於眾,蠱惑人心!
言論自由了,可它總得有個度,像韓寒這樣的人,如果在日本,早被砍了拉出去餵狗了。日本人的愛國是狂熱的,我們並一定要完全效仿,可像韓寒這樣的人,居然在中國被當作偶像一樣膜拜著,就有些奇怪了。我們最近關於余秋雨和王兆山的討論多了些,其實他們對國家和社會並沒什麼危害,而韓寒的言論,對社會未來的信仰和價值觀的培養,卻不可小覷!倒不是覺得韓寒的威力有多大,只是鴉片的毒害遠大於正面的說教,上癮了就很難戒。

韓寒炮轟中國當代幾大文學名家,表面上看似是文化領域裏的正常爭論,但仔細揣摩,他是想從根本上顛覆現有的社會體制。教科書歷來被各個國家所重視,教材內容的選用是考慮綜合因素的,其中最重要的一點就是國家利益至上。韓寒含沙射影地說了一大堆,無非是站在一個淩駕於他所處的這個國家利益之上,來製造他的影響,至於他身後更深層次的原因,或許只有他自己清楚。
在中國目前之現狀,是沒有文字獄這一說的,否則像韓寒這樣的人,不知被槍斃了多少回。

此文最後一句話,我沒感受到作者是在感恩時代和社會的進步,相反,我看到的是作者的無限惋惜和追思——唉,好好的文字獄,怎麼就沒了呢。

所以,聽了大部分的評論者們自己想像出來的「謾駡大師,踩踏大師,侮辱大師,顛覆大師,顛覆社會制度,顛覆國家」的罪名以及「危害民族」「忘本滅祖」「人性淪喪」的批評,對我提出「砍了」「封殺」「殺掉」「滅掉」「槍斃」等處理方法,我害怕了,我慫了,我決定收回我說的話,投靠他們,並重新告訴大家:

那是上午錄的節目,聽說早上起來要喝水,所以我不小心喝多了,我說的都是胡話,其實啊,在我看過的所有的書裏,我最喜歡的是巴金、冰心、茅盾和老舍的書,他們四個人的書我從來愛不釋手。一旦三缺一,我就失去了人生的方向。巴金教我說真話,所以,我從來不說謊,你看,這不正說的歡麼。我最喜歡《寒夜》,我願意為你,忘記我姓名,所以我改名韓寒,以此紀念。因為張愛玲不喜歡冰心,所以我一點都不喜歡張愛玲。《色戒》我也抵制了。湯唯被廣電總局禁了,我很高興。誰讓你跟錯人呢?其實湯唯你還是有潛力的,如果當時你演的是《致小讀者》裏那可愛的小讀者,就不會是現在這樣子了。他們四人,尤其是冰心茅盾和巴金三人,思想性就別提了,肯定正確,但關鍵是文筆還特別的好,這點尤其難得,我常常情不自禁就背誦了起來,我真希望不光小學語文書裏讓我們背誦他們經典的段落啊,我多麼希望我參加工作以後,公司都讓我們背誦啊。我多麼希望,CCTV的百家講壇裏用四百集的節目對他們的文章進行剖析,這樣,在我死後,我就只盼墳前有螢幕,縱做鬼,也幸福啊。

因為以前說過,文學往往是政治的妓女,所以,像上文一樣,我伺候得評論家們舒服不舒服啊?要不要我叫上陳丹青給大家也認個錯,雙飛更舒服哦……如果大家覺得我這樣的服務很好的話,以後一直點我哦,我的工號是18萬4531號,工號是有點難記,唉,沒辦法,作家裡幹這行的太多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韓寒 的頭像
韓寒

我是韓寒

韓寒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